首页 > 社会热点 > 正文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在合伙纠纷案件中的裁定公正吗?
2018-11-19 17:41: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孙世明因与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纠纷一案的新闻调查

11月3日,孙世明(男,汉族,1966年1月2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22242319660102****,住吉林省延吉市进学街**)来媒体申诉:我和徐文华是吉林省延吉市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的代持人,我们与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签订有《私募股权基金认购协议》,按照协议约定作为投资方的代持人我和徐文华投资一年以上要求退出的,可申请“全额赎回”,然而没有想到的是2016年6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警方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案由将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少华、赵五九等30余人采取刑事拘留的刑事措施羁押在黔东南凯里,扣押、查封冻结止付了该公司及所属和下游企业8个账户的3亿元流动资金。

孙世明忧心忡忡的说:吉林省延吉市私募股权基金认购的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与国宏众筹公司是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下属子公司,赵五九兼任国宏众筹总经理,由于企业高管被刑事拘留、批准逮捕,企业处于瘫痪和濒临破产状态。

e1fe9925bc315c6010382aae8eb1cb13485477c5

我于2017年9月8日向杭州市富阳区法院申请赎回基金,杭州富阳法院受理后,认为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实际管理人赵五九、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少华以传销模式非法募集资金,均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本案涉嫌经济犯罪嫌疑,驳回原告孙世明的起诉。基金代持人孙世明于2017年12月2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也被相同理由驳回。我请求媒体给予监督。

媒体认真听取了孙世明、徐文华的口头和书面陈述,全面阅读了提交的《情况说明》、《10万人对黔东南州凯里公安等司法机关违法办案打压创新性高科技新能源民营企业的再次申诉》(2017)浙0111民初9184号《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编号:TT000021基金投资认购协议》《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人分红方案》《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退出协议》《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风险说明书》等,记者认为这是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生效判决求证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实际管理人赵五九、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马少华是否构成以传销模式非法募集资金,是否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就错误的驳回孙世明起诉和上诉的案件,媒体高度重视派员到实地采访。

11月7日,记者乘车到吉林省延吉市对孙世明进行了专访(经录音整理):我是吉林省延吉市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代持人,在2015年12月28日、2016年4月20日与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公司)实际管理人赵五九签订了220万元、200万元、680万元总计1100万元的《私募股权基金认购协议》。

004

孙世明向记者出示了《基金投资认购协议》(节录):鉴于:甲方正在发起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股权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基金”)。该期基金正式成立日期以该基金募集完成之日起开始计算,封闭经营期限为5年,原则上不延长。如确需延长的,则必须经合伙人大会2/3以上表决权同意可延长2年。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为本合伙企业股权投资基金的普通合伙人(GP)。认购人同意以有限合伙人(LP)加入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双方经协商餐致,达成如下协议:1A认购人承诺认缴出资人民币220万元,成为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乙方承诺该期基金存续期内不得赎回。

在《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退出协议》第2条中载明:如甲方要求在项目上市前或基金解散前予以退出的,按以下条款进行退出:甲方在投资一年内要求退出的,乙方按甲方出资额的80%进行回购;甲方在投资一年以上要求退出的,乙方按以下价格进行回购。

孙世明向记者透漏:警方冻结止付了拓腾的基本账户,但据我们了解杭州拓腾股权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国宏众筹公司都是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下属子公司,我们求证了律师:该子公司是依法具有独立的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法人单位,和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不存在直接的资金关系,北京东方是否涉嫌经济犯罪和我们认购的公司没有因果关系因此在2017年11月1日,我向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对杭州拓腾股权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纠纷的诉讼。我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退还股权投资基金款2200000元;二、判令被告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支付上述投资款从2016年12月28日起至返还全部投资款时为止所产生的全部利息损失;三、被告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承揽本案受理费、诉前财产保全费、保险担保费用、律师费以及其他费用的;四、判令被告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对上述义务及费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事实与原因:2015年9月,原告经人介绍相识。2015年12月28日期,原告与被告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基金投资认购协议》《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人分红方案》和《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退出协议》,被告杭州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上述所有文件上加盖合同专用章,该公司实际管理人赵五九《基金投资认购协议》合伙事务执行人代表处签字。原告与2015年12月28日期分别将200万元和20万元人民币两笔款汇至被告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银行账户。被告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为被告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伙事务执行人代表。依据《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退出协议》第二条第二项的约定,原告主张退回投资款,并要求支付利息。故特向法院起诉。

916d8435d7d2f544642198d23b86e1b

在(2017)浙0111民初9184号《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第二页“本院经审查认为”载明:根据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出具的书面情况说明及贵州省凯里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实际管理人赵五九,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少华以传销模式非法募集资金,均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本案涉嫌经济犯罪嫌疑。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孙世明的起诉。

孙世明告诉记者:我于2017年12月2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也被相同理由驳回。如果能通过法律手段证明我们认购的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协议,没有涉嫌经济犯罪嫌疑,是否可以解冻拓腾基金账户,申请赎回。

记者对吉林省延吉市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代持人徐文华做了专访:我认为杭州拓腾股权资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资质完善的企业,从我们和该企业签订的协议:《基金股权投资认购协议》《风险说明书》《投资人分红方案》《投资退出协议》权利义务规定的十分明确,国宏众筹公司只是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而贵州省黔南州凯里警方在2016年6月14日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由派出大批的警方,远赴北京、杭州等地,将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财星)法定代表人马少华及高管30多人抓到千里之外的黔东南州凯里羁押,并扣押、查封、冻结了所属实体生产(经营)共5个企业的8个账户里的近3亿流动资金,查封了东方财星及实体企业的11辆工具用车。历时半年的侦查,在缺乏事实证据的情况下批准逮捕,向凯里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2016年12月5日,凯里检察院提出因证据不足又退回警方补充侦察,第二次退回补侦期,2017年3月20日再次递交到凯里市检察院,经过三个月多月审理,于2017年7月公诉到凯里市法院。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案件不具有管辖审理权而拖延至当年12月,经其内部多方交涉终以(网络传销)为名,于12月11日开始了为期20天的审理。现在已是2018年6月14日,已整整2年时间,至今未得到任何公正的结论。高管现仍有16人羁押,所有实体企业已濒临倒闭,近千人失业,新能源科研技术人员严重流失,科研无法深度推进,所欠外债纷纷再次起诉,企业陷于官司纠纷之中,损失特别残重。

f2ddba02d1fb4a1ee9f835d21a0655e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国宏众筹公司员工对记者说:我们作为国宏3万投资人强烈要求:一、按国家最新保护企业产权新政,立即解冻国宏集团实体账户8个,资金3亿元,退还企业账目资料,让企业尽

快运转,挽救企业。二、请求立即对涉案嫌疑人(企业高管)采取取保候审。涉及个人违法行为待后依法追究。三、 严查凯里警方钓鱼执法行为,严查破坏阻碍“双创”的凯里公检法中的害群之马,挖出幕后黑手,还国宏近3万个家庭10万人之安宁,解心头之愤恨,让百姓之血汗钱有着落、不泡汤。

该员工气愤的说:黔东南州凯里警方在该起案件中滥用刑侦权:黔凯里警方人为制造了国宏实体企业的灭顶性灾难;冻结实体生产经营企业的账户违反了国家最高检的相关规定;用“有罪推定的思维定式”先定罪后侦查实属司法行为不规;闷杀式办案和敛财式放人令人费解;为绞杀企业长期关押马少华等人;暴力截访,瞒上欺下滥用警力;骗取协查令伤害数万无辜者。

记者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吉林省延吉市私募股权基金如有确证证明代持人孙世明和徐文华认购的杭州拓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虽然与国宏众筹公司是北京东方财经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但是杭州拓腾股权基金合伙企业是“民法上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该合伙企业与北京东方财经虽然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关系,而北京东方财经的“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杭州拓腾在主观上不具备共同的犯罪故意,客观上不具备指向一致的犯罪行为且证据显示北京东方和国宏众筹几十名高管与杭州拓腾不存在“犯罪预备”“事先通谋”“临时起意”,以及上述犯罪嫌疑人没有将犯罪所得交易给或转账给杭州拓腾的基本账户或指定银行卡,因此杭州拓腾则构不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基金代持人孙世明、徐文华可重新向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赎回基金,该权利主张的前置条件是由代理律师到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公安、检察和法院调取该案的判决书、裁定书和相关法律文书并由司法机关出具证明,如果上述机关抗辩出具系列证明,代理律师可通过诉讼和不限于诉讼的手段主张孙世明、徐文华的权利。如果没有涉嫌该犯罪,可以申请解除拓腾基金账户称为解除“冻结止付”。

timg (2)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推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提出“法律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力、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治原则。

原中共中央纪检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国中央第十八届纪检三中全会中严厉指出:要保持反腐败的高压态势,做到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对腐败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绝不手软。(王军)

来源:《央视法律监督在线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美团这波打脸来得很快!股价持续暴跌,4天跌回原型。
下一篇:最后一页

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