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论导向 > 正文

浙江省常山县村支书(汪优青)涉嫌诈骗骗保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
2017-06-02 19:11:12   来源:腾讯   评论:0 点击:

举报信

举报人:

  余雅仙,女,汉族,常山县青石镇阁底村人,联系电话:13587117491。

   程小英,女,汉族,常山县青石镇苗山头村51号,联系电话:18906708676

   郑忠宣,男,汉族,常山县青石镇下阁村454号,联系电话:13567053406

   夏耀华,男,汉族,常山县青石镇下阁村375号,联系电话:13587118868

   周小刚,男,汉族,常山县青石镇下阁村338号,联系电话:13656703222

   汪水国,男,汉族,常山县青石镇苗山头村52号,联系电话:18767068118

 

被举报人:

   汪优青,男,汉族,中共党员,常山县青石镇阁底村人,2010年—2013年担任原上阁村(现已并入阁底村)村民主任与支部委员,2014年—2017年担任阁底村主任及支部委员,2017年3月新当选为村支部书记。

 

本举报人现实名举报被举报人涉嫌诈骗犯罪,并有多项严重的违法乱纪行为。具体举报事项如下:

一,被举报人汪优青涉嫌诈骗犯罪

    吴金木(男,汉族,1961年4月19日出生)曾与被举报人合伙办砂石场,其巨额财产被汪优青骗走。

   2009年10月,常山县招贤镇樊村樊辉明与吴金木商议,称被举报人汪优青能够搞定常山县青石镇大塘后村的一块沙滩,面积约有400多亩,租金20万,租期10年,可以承包下来开采砂石。吴金木实地察看该沙滩后,觉得面积的确很大,有投资价值,同意三人共同投资120万元(每人各占三分之一的股份)办砂场,并于10月22日共同签订《合伙开采沙滩协议书》。协议约定,三方共同出资20万,用于承包开采青石镇大塘后村的“常山江沙滩”,开采面积和期限以合同为准。同日,三人与青石镇大塘后村签订《沙滩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租金22000元,承包开采期限为:老七门对出以下的沙滩自2009年10月22日始至2013年10月21日止,老七门对出以上的沙滩自2009年10月22日始至2015年10月21日止。该合同签订后,被举报人只向大塘后村支付了22000元的“村沙滩承包款”,但三合伙人结算这笔费用时,被举报人仍以200000元报账,谎称剩下的178000元是给村干部的好处费。据吴金木事后暗中查实,被举报人所说的“剩下的178000元是给大塘后村干部的好处费”完全是虚构的,实际情况是他自己独占了这笔款项。

   10月23日,被举报人与吴金木、樊辉明商议承包青石镇上阁村“江边沙滩”的相关事宜。被举报人称自己是上阁村的村民主任,不便出面合伙办砂场,提议以其妻子徐丽芳的名义作为合伙的股东,并于当日形成《股东会决议》,三人同意共同出资90000元,承包青石镇上阁村“江边沙滩”用于办砂场。10月25日,由吴金木、樊辉明出面与青石镇上阁村签订《沙滩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承包款2000元,期限为自2009年10月30日始至2019年12月30日止。事后三合伙人结算这笔费用时,被举报人仍以90000元报账,又谎称剩下的88000元是给村干部的好处费。据吴金木事后查实,被举报人根本没有把88000元作为好处费分给其他村干部,再次把它装进自己的口袋。

    砂场经营过程中,因填路基和生产需要,由被举报人出面到上阁村与湖边村的交界处(实属上阁村的荒滩)采挖了一批“毛料”。 2011年1月27日,被举报人谎称需要向上阁村支付毛料款,由其妻子徐丽芳向砂场领取共44218元的毛料款。但事后吴金木查实,被举报人实际并没有向村里支付过这笔款项,而是又将这笔钱全部私吞了。

    综上所述,举报人认为:被举报人汪优青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合伙采砂的方式,多次骗取吴金木与樊辉明用于合伙办砂场的资金共计310218元。被举报人通过虚构事实的方式,非法占有他人的巨额财产,致使吴金木与股东樊辉明损失巨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其行为已经涉嫌诈骗犯罪,希望贵委督促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依法追究被举报人汪优青的刑事责任。

二,被举报人汪优青在三改一拆期间严重违建厂房,侵填常山港阁底村段沙滩

   2013年之前,被举报人在青石镇阁底村违规建造厂房800余平方米;2013年上半年,被举报人又违章建造厂房800余平方米,两次相加共违章建造厂房1600多平方米,具体情况如下:

    2013年,浙江省政府曾做出决定,2013年至2015年三年内,在全省深入开展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章建筑(简称“三改一拆”)行动。常山与全省各地一样,纷纷响应国家这一政策。但被举报人与妻子徐丽芳均为共产党员,况且被举报人时任上阁村村民主任,明知全省已执行“三改一拆”政策,竟然在本村违章建造厂房800多平方米。据举报人查实,被举报人的厂房始建于2013年5月份左右,当年年底完工;同年9月,青石镇将上阁村、下阁村、苗山头村三个行政村合并为阁底村,被举报人报名参加村支部书记选举因担心被人举报违章建房的事实,竟然与妻子假离婚;虽然被举报人在换届选举中未能如愿担任支部书记,但其违章建造的厂房并没有被拆除;之后,被举报人又报名参选阁底村村民主任,并成功当选。其实被举报人汪优青夫妇在违章建造厂房时并没有离婚,夫妻感情一直很好,后来参选村支部书记被人举报才离婚,其目的是规避法律的制裁。作为村民主任,他知法犯法,当选上阁底村村主任后照样违章建造厂房,举报人与其他知情人曾多次向常山县青石镇人民政府及上级主管部门举报过,但青石镇人民政府竟然敷衍了事,草率回复:被举报人汪优青没有违章建筑,这些厂房都是他老婆的,他们已经离婚。不管什么理由,难道违反三改一拆政策就可以不处理?由于被举报人是村中一霸,村老百姓都怕他,不敢如实反映情况。为支持贵政府公平公正地推进“三改一拆”政策,举报人今再次实名举报,希望贵委督促相关部门查清事实后严肃处理。党章明确规定,党员干部有权必责,有责必担,违者必究,难道被举报人作为村主任屡次违规难道还没有失责违规吗?

    2009年—2016年,汪优青利用村主任职权,违规侵填常山港阁底村段沙滩十多亩,严重影响防洪泄洪,并且还造起围墙,锁上铁门占为己有。沙滩是属于国家的,他凭什么有权侵填?更为恶劣的是他竟然将村民唯一通向沙滩的主路造起围墙,并用铁门锁上,常山县青石镇阁底村经济本来就薄弱,农民仅靠种植胡柚养家糊口,沙滩周围有很多胡柚等农作物,老百姓大多须通过这条主路才能到地里干活。但被举报人自私自利,作为村干部不为老百姓服务,而且直接将通往沙滩的主路阻断,造成老百姓无法正常通行。此事举报人也曾向镇里及市长热线反映过,相关部门给的回复说不是被举报人的。既然不是被举报人的,他为什么找人填沙滩,为什么沙滩的违章建房是他父母在住?经举报人了解,2009年被举报人和樊辉明、吴金木合办沙场时,营业执照名字是樊辉明的,后来樊辉明大约在2013年退出沙场合作生意,沙场的违建房子一直由被举报人父母在住。近两年,被举报人违规填埋沙滩十几亩,并且还种了树,将其占为己有。

三,被举报人汪优青违规为其父母、岳父办理农民失地保险

    2016年3月举报人曾实名向常山县青石镇纪委举报汪优青违规为其父母及岳父办理农民失地保险问题:明知其父母和岳母均不符合参加失地农民保险的条件,却利用担任村民主任职务之便,在事先得知要征地建铁路的信息后,亲自出面找原青石镇苗山头村村支部书记汪金良协商以换地的形式为其父母及岳母骗取农民失地保险,造成国家经济损失,当时青石镇纪委调查后给本人的回复是正常换地,合法;后来举报人便于当年6月向常山县纪委实名举报,经过常山县纪委办案干部7个月的调查、核实,确为违规参保。经举报人查实,汪金良亲口承认(有聊天录音为证)是被举报人找他的,村民也都知道被举报人为他父母骗保的事实,常山县纪委也有本人提供的手机录音证据,录音里面很清楚地说是被举报人(村里人叫他“代王”)找汪金良说明换地的用途,签换地协议是他爸爸(汪松全)签的。曾有纪委人员跟举报人说,常山县违规骗取农民失地保险人员太多,涉及面太广,处分也不是我们纪委就能决定,要上报给领导,但令举报人不解的是,既然常山县纪委调查清楚认定被举报人父母及岳父是违规参保,况且他们也退了保险,违规骗保既然事实,为什么纪委等相关部门不处分相关责任人及当事人?党纪明确规定对党员干部有权必责,有责必担、违者必究,他作为村民主任,为其直系亲属骗保,竟然没有承担骗保责任,被举报人跟纪委说他们父母及岳父参保之事不知情,谁会相信,被举报人从小至今都在村里生活,难道连自己家的地也不知道,况且被举报人作为村主任为什么还同意他父母及岳父参保,名字及村委公章怎么签盖上去的,这是明显骗人的,而我们常山县纪委办案人员就跟举报人说,这件事情被举报人汪优青是不知情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举报人汪优青还可参选本届青石镇阁底村支部书记,举报人在2017年阁底村支部换届前就跟镇、县纪委、组织部等主管部门反映过汪优青利用职务之便为其父母及岳父骗取失地保险一事,况且当时县纪委已经查实参保确实违规,举报人请求组织部,纪委,镇党委对其参选村支部书记候选资格严格审查,但是没有人管,既然县纪委已经查实违规参保,为什么被举报人还能如愿参选村支部书记?

    四,被举报人汪优青利用村主任职权违规发放住房救助基金,造成国家经济损失

    2013年汪优青担任青石镇上阁村村主任时,利用职权违规发放国家住房救助基金,2013年8月份常山县实行并村政策,根据县里要求将青石镇上阁村、下阁村、苗山头村三个行政村合并为阁底村,汪优青提前知道并村消息,他有意参选阁底村支部书记,还在担上阁村委会主任时,他就违规向吴俊杰,江有仁、吴根英等党员发放住房救助基金,目的是为参选阁底村支部书记做准备,为什么我会说是违规发放,
  1,向这些党员发放住房救助基金连当时上阁村村委会委员都不知情,

  2、吴俊杰,在读大学期间户口已经从村里迁出去,至今户口扔不在村里并且买房安家,条件富裕,这样的条件怎么会符合国家住房救助对象,

  3江有仁、吴根英等党员他们条件在村里较好,根本不符合住房救助对象,况且他们拿了国家住房救助基金根本没有对建造房子或粉刷过房子,村里比他们条件差的人多得是,为什么这些困难群众不能享受到国家的惠民政策,反而国家惠民政策变成被举报人汪优青用作参选阁底村支部书记拉票政策,汪优青为了参选阁底村支部书记却违规向不符合救助的党员发放住房救助基金,情节恶劣,影响极其坏,这件事情举报人曾2016年5月份向常山县纪委举报过,纪委的回复是汪优青发放国家救助基金程序到位,我试问,户口不在村里的,条件优越的,甚至连发放国家救助基金一事当时的村委员会委员都不知情的情况下难道程序还算到位,不知道常山县纪委如何办案,纪委所谓的程序到位不知道根据在哪里?这真是让百姓失望

五,被举报人汪优青利用村主任职权以权谋私

    2013年,被举报人担任原上阁村村民主任时,村两委会都是他的亲戚,汪优青明知道要并村(上阁、下阁、苗山头三村并为阁底村),他却只在两委会说,未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也未公开招标,擅自将原上各阁村委会的店面低价(每年1000人民币,租期20年)租给他儿子的干妈。村委会店面的位置正在阁底村菜市场中心,按照正常市场价计算,年租金不会低于1万元,该店名义上是他儿子的干妈开,实际上是他前妻在开烟酒店及棋牌室(烟草证的名字是他妻子),他本人也经常在村委会店面里面聚众赌博并收取台费,这些事情村民都是知道的。这件事情县纪委经办人员给举报人的电话回复是——经过调查,店面出租确实程序不到位,租金价格过低。遗憾的是后来此事竟然又不了了之,本村老百姓对其极为不满。但由于他是村霸(曾两次因村霸打人及倒卖土地被判刑),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现老百姓强烈要求政府出面将村委会办公楼店面收回,做老年活动室。

    被举报人担任阁底村村民主任时,明知常山县农发办拨资金是为苗山头自然村灌溉用的汪家塘清淤工程专用的,他却和小舅子(工程施工方)擅自改变工程,将灌溉用的汪家塘面填了近400平方。经本人查实,塘面被回填的地方正是他父母的老房子门前(另据村民反映,他父母地基已经批下来,旧房准备重建),而他向常山农发办的人却说是为安装健身器材用的。其实安装健身器材这件事情连村两委的干部都不知情,也就是村里的大事不经村委会讨论,均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举报人至今想不明白,在池塘边安装健身器材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再说这地方又不是村中心,只有他父母及伯伯、两个堂哥家住在这个地方,根本不符合安装健身器材的最佳选址,这样的做法无非想为亲属谋私利;更荒唐的是,整个工程的施工方案都是他和他内哥(妻子的哥哥徐伟军)擅自施工,根本没有经过村两委会及村民代表大会讨论过。该池塘本用于灌溉农田,是原苗山头村集体所有,无故大面积填塘怎可不需要经苗山头村民代表同意?本人向其他村两委干部及原苗山头村村民代表了解情况,他们都说不知情,施工全部完成以后,相关部门的人来对工程验收时被举报人才告知其他村干部,村两委会形同虚设。

   以上举报事项完全属实,如有虚假本人愿意负一切法律责任。被举报人身为共产党员,担任村民主任,严重违法乱纪,牟取私利,在当地影响极坏,理应受到严肃处理。举报人曾陆续向镇、县级,市,省信访、纪委等主管部门反映过,但一直得不到正义的伸张。恳请贵委督促相关部门彻查被举报人的违法乱纪行为,给村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举报人:

余雅仙,联系电话:13587117491

程小英,联系电话:18906708676

郑忠宣,联系电话:13567053406

夏耀华,联系电话:13587118868

周小刚,联系电话:13656703222

汪水国,联系电话:18767068118                 

   2017年6月2日

相关热词搜索:常山县 村支书 浙江省

上一篇:举报淅川县九重镇邹楼村党支部书记邹会森严重违纪贪污受贿事实材料
下一篇:最后一页

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