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夏要闻 > 正文

深圳市罗湖村违法建设培育出一个大毒瘤
2016-07-09 17:14:14   来源:   评论:0 点击:

造虚假材料,骗取土地批文

\

近日,本部收到一份来自深圳市罗湖区罗湖村村民投诉。村民们举报称,他们那里有一座违法建筑正在日夜施工。那是块房基地,面积约10000余平方,从1999年起开始拆迁,之后由于长期没有给被拆迁户补偿,而僵持并闲置了近期20年。2013年9月,这块土地上开始有人施工,理由是有关部门给开发商办理了“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但奇怪的是,从此时开始到目前为止,60%的被拆迁户没有得到1分补偿,也未签订补偿协议。

然而现在楼盘已修到第11层高了,这个非法建筑却无人前去制止。村民们着急地说:“再不管就要出大事了,如果让这个毒瘤越长越大,不仅损害村民利益,毒害到整座城市,还会危害整个社会。”

   1、不给22户拆迁补偿,就这么下文施工了

据现场了解,村民所指的这座违法建筑,就是罗湖区人民南路罗湖旧村“93-267”号地块,现宗地号H110-0008,正在深圳火车站对面。目前楼层的确修到十一、二层了,但进展却十分缓慢,施工机械和配套设施也很传统和落后,远远跟不上现代化城市的节拍,与现代的深圳火车站比,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据了解,工程进展缓慢是有原因的,主要是这块土地的合法性问题。虽然“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是有了,但大部分土地所有者的拆迁补偿一直没有落实到位。这块土地闲置了近20年,拆迁也有了近20年,一直官司不断,群众上诉不断。

2012年6月,罗湖区重建局将有争议的开发商确定为这个地块的改造主体。2013年9月,经市国土委第一直属局批准,由“大中华”公司开发罗湖村93-267号地块项目,还通知交了地价款。村民说:“他们选定的开发商‘大中华’,是个名声极差的海外公司,被媒体暴光拖欠5个亿,它的发展足迹总与腐败官员相伴。”被拆迁户全部统计28户,在没有与大部分业主22户(占总面积近90%)达成拆迁赔偿协议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却与之签订了“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村民对此十分震惊。

 2、假日公示留空号,有意拖过投诉时间

2011年1月14日,相关村民到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第一直属管理局,提交了该地块的有关报告和法律文件,证明该地块是他们的宅基地(祖屋),拥有不可侵犯的永久使用权,并经法律程序终审判决:“如要拆迁开发该地块,必须与我们业主完全达成赔偿协议!”

相关村民也明确告知贵局,如有开发商要开发该地块时,必须通知,与必须直接签订拆迁赔偿协议,可是至今业主未得到任何通知!

村民们非常不解的是,该局与开发商签订“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为什么要避开土地上的拆迁户,偷偷摸摸地进行?难道他们不懂得这一条基本的法律常识?

2013年10月4日,深圳国土委第一直属局发出有关公示,可是公示上却没有联系人,业主拨过去是个空号。而公示期是2013年9月27日至10月2日,这不正是国庆长假吗?业主2号去该局找人,却找不到。

3、造假手段多,凑数提高签名率

作为一个参与开发该项目的汝南公司(实则行使村委会权利,负责罗湖村拆迁的公司)所提交的所谓“已签协议”的拆迁户,向上报称是90%以上,但实际上,这块土地上除了一、二户外来的临时建筑外,全部都属于业主的住宅地。他们上报的所谓90%的“拆迁户”,并不是该地块上的业主,为了凑数,他们就用其他土地上已获得赔偿的村民进行冒充!

据村民介绍,他们的造假手段有如下几种:一是虚报公共用地;二是将一些非法的建筑作为房产数;三是用其他村民冒充本地块的业主名单凑数;四是缩小被拆迁户的面积,以此减少未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比例,达到骗取批文的目的。

他们的手法还有:拆迁总数按房屋间数计算,而未签赔偿协议的业主却按户数计算(实际上一户都有三、四间房),以此加大对比度,达到较高的“签名率”——把一个20多户的群体缩成一个小点,然后将他们抛在一边。

村民们说:“有关部门有伪造文件、伪造数据、伪造拆迁赔偿协议的重大嫌疑, 汝南公司与开发商,不仅欠交政府巨额的土地款,也不跟几十名被拆迁对象签拆迁赔偿协议,却能够堂而皇之地被列入改造这个项目建设主体,这里面定有不可告人的大阴谋,希望上级有关部门提前进入进行查处,而不能让这个现代城市的大毒瘤越长越大。”

 4、公司主要负责人,有重大贪污行为

村民们说:“汝南公司主要负责人袁汉龄,有在此项工程中贪污拆迁补偿费的嫌疑,曾遭到群众多次举报,但至今无人查处。”

据了解,深圳市罗湖区罗湖村,1992年成立罗湖汝南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罗湖村不算大,由于毗邻口岸和深圳河,占有天时地利,寸土寸金,曾经有过辉煌的时刻。然而后来人们发现,自从腐败分子盯上这块肥肉,这里便一天不如一天,显示出越来越衰落的迹象。

2014年4月,深圳市罗湖区罗湖村七位村民曾给中纪委和国务院领导写信,反映九十年代因深圳市春风路高架桥工程问题。当时村里部分土地和房屋被政府征收,村委(现称罗湖汝南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书记便觉得有利可图,他开始向有关部门和领导送大礼,送金钱,包揽拆迁工作。

村民反映说,当时政府有二块村民重建家园的土地和三千万人民币补偿款,就被他们给侵吞了,一分钱也没有补偿给相关村民。1995年他们强行将整条罗湖村拆掉,兴建了96栋三层高的低楼房,而袁汉龄就霸占了几栋,又在1998年违章加建三层高及加大建筑面积,做成上重下轻的危险楼房。这期间,他们不经村民与业主同意,私自将现在的新银座三角宅基地土地使用权进行转让拍卖,其它建成三幢大厦,而其中一栋,是要分配给业主的,却一直未分配给他们。据村民反映,袁的儿子到港方当经理时,还与之签订了严重损害集体利益的协议。

5、多份证据在手,剑指腐败村官

村民们提供了一份《(93—267地块)罗湖村旧村业主统计表》,这是村民们请律师从有关部门搜集到的,是汝南公司伪造材料获取批文的重要证据,上面留有汝南公司的大印章。填写时间是2014年9月13日。

这份《统计表》显示:已经签合同建筑面积为:9378、4207平米;公共建筑面积为1088、1平米;未签合同建筑面积为399、68平米;已签合同及汝南公司公房建筑面积为10466、53平米,占总面积96、32%;未签合同建筑面积为399、68平米,占总面积3、68平米。

在这份复印的《统计表》下面,村民加了说明:“汝南公司提供的这份材料纯属伪造,统计表上的这些人,村民们都不认识。一块总面积(含公共面积)仅一万平方米,未签合同的合法业主就有28户,建有42栋房屋,大部分都是独门独户,怎么只有3、68%的面积未签订合同呢?”

村民们还提供了从有关部门复印过来的其它贪污证据,如汝南公司的2001年开出的收款收据10份,数额近1个亿,都是联马实业(深圳)公司支付的安置费和拆迁补偿费,但这些巨额安置补偿款村民们又没有得到,都被他袁汉龄所控制了。

村民们说,袁汉龄在罗湖村本无祖屋与宅基地,但他制定60平方的违章建筑“以大吃小”,侵占村民的宅基地,拥有了二幢三层80平米的六层楼房。他还强行将罗湖村拆掉,在原村位置建了96栋三层高的低楼房,他自己拥有两栋。但他还未满足贪欲,又在不申报的情况下加建三层,扩大面积,形成上重下轻的危险建筑。

\

2011年,《新快报》曾以两个整版曝光深圳火车站土地圈地大案,标题1——《深圳黄金地块拆迁后闲置18年》。

\

《新快报》标题2——《深圳黄金地块闲置18年?曝光欠5亿土地出让款》。这两篇报道全国多家网站纷纷转载。后来也陆续有新闻媒体进行报道,但仍然没有引起官方的高度关注。

\

这是汝南公司报纸上的公告,叫被拆迁户前去办理“赔偿安置”事宜。

被拆迁户的确没有去,原因是他们给的补偿相距太大,好比牵走一头牛,补给一只鸡,谁愿意干呢。

但他们通过发公告,等于是走程序,掩人耳目。

\

这是有关部门指使“汝南公司”伪造的业主统计表,为了扩大签名人的比例,他们移花接木,编造了许多人名,有许多人,村民们根本就不认识。

\

这也是有关部门指使“汝南公司”伪造的业主统计表,都是为了得到“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

这也是有关部门指使“汝南公司”伪造的业主统计表,都是为了促成违法工程的顺利开工。

\

这幅图,是22个业主们的祖屋拆迁前的分布图,总面积10087平方公里。他们被强拆后,至今没有得到一分补偿,现在却由他们编造众多户名,来冲淡他们的比例和分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整齐牙齿缔造者---雅至口腔暑期关爱儿童牙齿健康爱心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我要说两句